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骚货真骚
骚货真骚
现在已经是晚上2点了,路上根本没行人了,看到空蕩蕩的小区广场,黯淡的灯光,还有随风而动的柳条,这一切的寂静让我感觉无比的安全,我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享受计划好的一到两个小时的夜行。


  小区外不远处有条小河,河两岸人工地中了不少树,爲了行人方便,还有很多的石闆凳,平时,这裏可是人们饭后休閑的好去处,今天却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。我计划走到一公裏处的桥边,然后过桥从河对岸回家。


  平时大概四五分锺就能走到桥边,今天我这身装备却真有点举步维艰。膝盖的绷带使得我根本无力迈开大步向前走,再加上12厘米高的高跟鞋,我就像一个刚学走路的小孩,很不平稳的向前移动着,更残酷的是每走一步都会牵动乳头夹,使得一阵阵快感涌入心头,阴道的跳蛋也在不知疲倦的振动,加上内心的意淫,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未断过,这加重了前行的难度。费了好大劲,才走到下河堤的台阶,正在我準备蹲下身子方便下楼梯的时候,我感觉有一车队过来,听声音应该是摩托车。我生怕被人发现,就赶紧坐了下去,虽然有一道车灯光在我身上闪过,但我想应该没人发现吧。于是我放宽心的慢慢下楼梯。


  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。江暗雨欲来,浪白风初起。在我刚下完楼梯,感觉有人向这边走来,于是我非常害怕地朝一个角落挪去,接着就听到有个人边撒尿边说:“今天事情真是顺利,看那个家伙还敢不敢嚣张,只是老大干嘛不让我们操了他女儿呀,还真漂亮的。”接着另一个就说:“小东,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不喜欢我们乱动姑娘的,上次还没惩罚够啊。”“哎,老大也真是的,我们是黑社会,搞那麽严肃干嘛。”“哈哈,委屈你了”。说完他们就走了,走在角落,我看不清他们干了什麽,直到听到摩托车远走的声音才感出来。刚刚真是害怕,被黑社会的人发现了可不比被爸妈发现好啊。


  进过这麽一吓,差点就高潮了,找了个石闆凳坐下休息休息,压压惊。我可不想这麽快就高潮了,不然就没力气走完所有的路了。


  休息一会,就继续上路了,这下轻松多了,应该是腿上的弹性绷带由于长时间拉长而弹性减弱了吧,这时我真的感谢这东西是水货了,不然今晚我可真没力气走完全程了。


  一路上我是缓慢地走走停停,累了就靠着树休息一会。一直积累着快感,却控制着不让自己洩身,高潮时巨大的脱力感仍心有余悸。大概花了四十分锺才走到桥头。想到过了桥再走个几十分锺就完成今天的夜行活动了。


  可是,理想与现实总是那麽不协调。就在我準备过桥的时候。之前那个说话的声音又来了:“小姑娘别走啊,一个人玩这种游戏多不方便,让哥哥我帮你吧。哈哈”


  不会这麽惨吧,听声音这应该是那个叫做小东的人,他们不是都走了嘛?这下是真害怕了,害怕程度比上次老妈突然到访还要厉害。


  感觉他在向我走近,我没有时间回头看他长得帅不帅,我只想立刻离开他的视线,于是我加快脚步,但我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近。这时,讨厌的声音又来了:“小妹妹,别走了,你是不够我快的”。


  “我呸,不走等死啊”心裏的声音支持我继续前行,可是还是越来越近。回头看他,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正猥猥琐琐的向我靠近。我深知跑不掉了,更深知落在他手上是件多麽可怕的事。跳吧,可能跳下去就没事了。心裏这样想着,就挣扎着想要翻过护栏跳下河去。可是全身一路无止尽的快感刺激伴随着恐惧感,羞耻感以及疲惫感一齐涌向大脑皮层,爱如潮水将我包围,身子颤抖着慢慢往下滑。


  我又一次高潮了,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,思维已经没有一丝理智,只有无穷的欲望,仿佛我一直生活在云端,飘飘忽如遗世独立。可是,不久,我就像一只受伤的鸟坠了下去,清醒过来的大脑审视一下周围,感觉不妙。


  只见一个流氓样的男子正邪恶的低头看着一个无法动弹的美女。美女用无助的眼神擡头看着男子,却得来无情的目光,女子绝望了,闭上眼睛,任凭眼泪淋便整个脸庞,打湿衣领。


  爲什麽这个凄惨的女子就是我,爲什麽我就是那个无法动弹的美女,我要是是那个局外人导演该多好。


  这时,男子按耐不住了,伸手抓起我,嘴裏还说着:“瞧你刚刚那销魂样,都不忍心打扰你,你一定是个天天sm的虐待狂吧。”我回应道:“才不是呢,我是人见人爱的淑女呢。(这话我自己都不信,所以没敢说)”


  “大哥,你不要过来!”


  “只要你放我走,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
  “ 你敢动我,我爸妈不会放过你的!”


  “你最好还是放我走,不然你会后悔的!”


  各种威逼利诱的话太多了,我用呜呜呜声代替了 什麽在这个言论自由的社会却没有我的自由发言权力。


  我被他被迫抓着站起来,我惊奇的发现,12厘米的高跟鞋让我比他还高。这是此时唯一的安慰了。其他的就是我失去自由地在一个黑社会男子手裏,没有能力逃走,也没有机会自杀,(老天,给个自杀的机会吧)讨厌的声音又响了:“刚刚居然还有勇气自杀,不简单啊,今天落到我手裏,你就别想着自杀了,既然你是个受虐狂,那以后跟着我你会享受到无穷无尽的快乐的。”


  “我才不要呢。(呜呜......)”我摇了摇肩膀以示抗拒,但根本不管用,于是我就被他推着到了他停车的地方。


  “走吧,现在跟我去我的住所继续你喜欢的sm游戏吧。”


  我的大脑仍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一切来的太突然了,我以前可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千金,想想以后如果没有奇迹发生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性奴隶了,这可怎麽办。不行,我不能跟他走,理智促使我本能的拒绝他,扭动身子想摆脱他,不过貌似惹怒了他。


  “哎呦,本来想载你去我家,看来你不是很愿意哦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”他翻了翻工具箱,似乎在找什麽,不过好像没找到,然后粗暴的掀起我的裙摆,摸索着。


  “恩,这条弹力绷带绑在膝盖处不方便走路,很难受吧,我帮你解下来吧”


  “............呜呜呜”


  真的解下来了,我的腿恢複自由了,我想跑,可是接下来的事让我没法跑了。他边把绷带的一端绑在我腰际边说:“叫你跑,不听话,这次让你跑个够,我住处离这裏还有四五裏路,你就给我跑过去吧,哈哈,今天撒泡妞,白捡了个美女回去,值啊。”说完,我就被连在了车子后面。


  “啊啊啊,你要不要那麽残忍啊,怎麽那麽粗暴地对待我这个美女啊”现在我居然要被迫跟着摩托车跑五裏,我心裏就想骂娘啊。


  “恩,还是不让你知道我住哪裏好,得把你眼睛蒙上才行”


  “死变态,你干嘛不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我扭动身子挣扎着,可一切都是徒劳的。他又掀起我的裙子看了看,然后又放下了。他想干嘛,莫非是想用我的内裤封住我的眼睛,哈哈,我没穿。


  “妈的,居然没穿内裤,那就只能用我的了。”说着,居然当着我的面脱起裤子来,真不害臊。我急忙闭上眼,别过头。(虽然这两个动作结果一样,但人们习惯两者都做。)啊,好臭,闻到一股刺鼻的异味,(如果这就是男人味,那我就只要没有男人味的男人)。接着眼睛就被遮住了,还绷得紧紧地绑在脑后。要是没有塞口球的话,我肯定一阵呕吐。


  接着他又掀起我的裙子。


  “把档位调高点会更有动力的,”说着就把我跳蛋的档位调到最快那挡,一直以来都在接受着性兴奋,本来早就可能又高潮了,只是害怕让我心中欲火稍稍平息一点,不过这下跳蛋更卖力的振动,让我憋不住了,全身越来越热,香汗淋漓。


  “啊,让我死吧,死于高潮之中应该没那麽恐怖吧”。


  “谁拉我啊,”在我高潮过后,死阿东就开动车子了,我就不得不跟着车子跑,速度很慢很慢,但穿着高跟鞋的,蒙着眼睛的我只能勉强跟上。按照计划,现在的我应该早就躺在床上回忆之前的点点滴滴了,可是事实呢?哎,不忍提起。好累好累,让我休息下啊,混蛋。他听到了?他看我似乎快坚持不住了,就停了车,可是休息不到两分锺又走了。娇生惯养地我哪经得起这种折磨啊。实在受不了了,双腿站不稳了,就不顾一切地倒下了,还好绷带不长,又有弹性,我没有倒在地上,看我悬在车旁,他也慌了,迅速刹车,并把我解下来。


  今晚三次高潮之后又疲惫地小跑了两裏左右,我昏过去了,之后我就不记得了。应该是被抱上车开回去了吧。经过又一阵搬弄,我恢複了点意识,我知道到了魔窟了,他把我扛着进了门,开灯后也解开了我的眼罩,至于其他的都没有解缚。他脱了我的外套,当他还想脱我裙子的时候我本能地扭动身子抗议着。


  “罢了,罢了,都快五点了,今天哥哥我也累了,就不玩你了,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。”


  然后就把我抱上床,接着他也没去洗漱下就脱了上衣也上了我这床。我可从没和男人一起睡,今天突然来了个男的上我床,而且还髒兮兮的,真是无法接受。我带着恐慌的眼神看着他,呜呜地叫着,他明白怎麽回事,便解释说道:“你这女人真烦,我这就一张床,难道还叫主人睡地上,奴隶睡床上啊,所以今晚同床是铁打的了。”


  “至于洞房嘛,你有贞操带,我也相当累了,就不满足你了,哈哈”我也没办法,只能接受了。这时他双手搭上我乳房,呼呼大睡了。我也打算就这样睡吧,可是跳蛋一直振动着,不停的刺激让我根本睡不着,现在也只有这个臭男人帮我了。


  于是我晃蕩身子摇醒他,他不耐烦的说:“你又想干什麽啊,”我呜呜叫着,眼睛望着自己的下体,这麽深的夜晚,他仿佛也听到了嗡嗡的响声,知道我是想要他帮我关了跳蛋开关。


  他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你不是很喜欢它的刺激的嘛,就让它门陪你睡觉吧,”然后又倒下去了。


  我真的很累很困了,但那裏的刺激又让我大脑兴奋着,难以入眠,于是我又鼓起勇气摇醒他。


  他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:“我的姑奶奶,你饶了我吧!”。


  我说:“那你先饶了我。”我没说出口,只是剧烈地晃动身子。他没办法,只得又一次掀起裙子,帮我把开关关了。我用有点得意的眼神望了他一眼。然后便听到他说。


  “等明天我精神好了,看我不让你高潮个十次八次”
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  ...... ..................


  这是多麽有威胁性的话呀!


  这个晚上,我被同一个男人掀起裙子三次,不知道的人会想到什麽,知道的人又怎麽想。这些我都不去管,我只担心我以后有什麽勇气面对一切可怕的事啊。


  我以爲这个晚上会是我人生之中的巨大转折点,以后得过受人牵制的生活了,不过却不是的,真正的转折点没那麽容易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
  太累了,我什麽都不想地睡了。


  【完】